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闻热线:0577-67898890 广告热线:67810777 | 关于我们 | 旧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 文成新闻网  ->  文化  ->  老年天地  ->  夕阳风采  -> 正文夕阳风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富伯森还债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?#38469;?#38388;:2019年04月09日 来源: 查看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□ 郑扬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里说的是西坑畲族镇叶岸村村民富伯森还债一事,事情还得从一九五三年说起。那一年,富伯森十九岁,他收购了价值十万公斤稻谷的一千八百根上好的木头,扎成一百多排?#20061;牛?#39038;了三十个撑树排水?#37073;?#28009;?#39057;吹创?#39134;云江上游向下游瑞安方向渡去。古历四月正是汛期,撑树排既怕晴又怕洪水,水浅难过滩,水深怕过潭,要恰到好处方可行舟。渡水路,有时一天只能行五六里,还累得一身汗;有时候一天撑行四五十里,吓出一身汗,撑树排的最佳天气是有水过滩,无浪起潭。可是天公不作美,排过高楼时,乌云滚滚,雨越下越大,忽然洪浪滔天,水手们叫苦不迭,纷纷向伯森提出:排靠岸,否则会全部葬身水底。这个时候保命当然是最要紧的,大家拼命靠岸。人上了岸,可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千多根上好的树料被水卷走了。伯森大哭起来,一声比一声凄惨,可是哭有什?#20174;茫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多个水手只好回到叶岸村。这些木料虽未付钱,但?#23478;?#25910;购在伯森名下,这时叶?#24230;?#26377;三种说法:一、树已卖给伯森,是挣是赔,那是伯森的事;二、伯森已经血本无归,由他赔一半;三、这是遭遇了不可抗拒的天?#37073;?#26641;钱就不要赔了。伯森发话了:“当初我收购木料时,没有付现钱,大家已经给了我面?#21360;?#25105;也没有说过,遇天?#37073;?#27946;水)逢人祸(树价下跌)要扣大家的钱。这树钱,?#19968;?#20840;额付给的,只是目前尚无偿还能力,望大家高抬贵?#37073;?#23481;我慢慢还。”他召集了所有债主,请来当地有名望的一位先生写下欠条。这位先生按照伯森的口气,写下欠条。立欠条人:富伯森,欠某某人民?#21494;?#23569;。空口无凭,立欠条为凭。欠款人:富伯森,一九五三年五月十日。他郑重地按上手印。这时有人好心地说:“伯森,你记着就是,何必这么认真。”一千多根木头的价值在当时是个天文数?#37073;?#26159;?#23665;?#19977;间房子的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伯森从此?#25104;?#20102;沉重的债务,踏上六十年的还债之路。他变卖老屋、耕牛,但这只是杯水车薪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一个老?#24403;?#20998;的农民,还债?#36127;?#23481;易。无非是靠做粗工砍柴卖了积点钱。那时连吃饭都成问题,自然没有人顾工。靠卖柴,一担柴才几角钱,伯森空有一身气力,却是使不上劲。尽管如此,伯森总是急人之所?#20445;?#26576;债主有病,伯森总是借东?#35762;?#35199;壁,千方百计先还清急着?#20204;?#20154;的钱。他往往要省吃俭用一年,才能还清一个债主。他有一百多个债主,如此还债,恐怕要一百多年。伯森还债的精神,感动了一些债主。有个姓徐的债主,拿着欠条对伯森说:“这欠条你收回吧,这钱我不要了。这是一场天?#37073;?#20320;哪能赔得起?”伯森不肯收回欠条,那债主当面把欠条撕了,说从今往后?#35762;?#30456;欠。伯森说,欠条虽撕,存根还在。也是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朝夕祸福。?#25991;?#36825;个好心?#35828;?#20102;一场大病,到处借钱。这下伯森更急了,求爷爷告奶奶,终于拼够了这笔还债的钱,马上送过去。那个债主虽急着?#20204;?#20294;见伯森送钱来,还是生气地说:“我虽穷,但讲诚信,说不用还就不用还!”伯森说:“老哥,你的事我都知道了。你已经借贷无?#29275;?#23601;甭客气了。”那债主激动得热泪横流,拉着伯森的手说:“这钱我先收着,你的恩我记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伯森主动还债的事情传开后,许多人自行撕毁欠条,表示不再索债。那么多债主,居然没有一人上门索债,但伯森无时不忘这笔债务。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,在那艰难的的岁月里,伯森一年还一个债主,已经不可能了。为还债,伯森起早摸黑,过早衰老了,年过半百渐显老态,落下一身病根。大?#21494;家?#32463;忘掉了这笔债务,伯森虽然记得,但已经力不从心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开放后,许多人都外出打工挣钱,但伯森已经过了打工的年龄。他盘算着,当年因贩卖树木?#25104;?#19968;身债务,如今他又打起树木的主意了。他承包了几块山头开始植?#31181;?#26641;,同时也种果树。三十年后,他有收入了,伯森已经八十多岁了。一邻居说:这些陈年老债,大?#21494;纪?#20102;,也都不稀?#20445;?#23454;在没有必要自寻苦吃。伯森哪里听得进,他立誓要在有生之年还清所有债务。世事沧桑,物换星移,大多数债主已经作古,当伯森把钱送给这些债主的儿孙时,大?#21494;?#33707;名其妙,不肯收钱。伯森硬?#20392;?#32473;他们,说这是老祖宗留给你们的。当他寻到景宁县一个债主时,村里人说:那个债主已经走了几十年,其儿子也搬到城里去了。伯森打听到债主儿子的住处,敲开?#29275;?#35828;明来意。债主的儿子说:“我父亲生前说过你的事,临终叮嘱我,万一你送钱来,断不可收。”伯森苦笑着说:“你是我一百一十个债主中的最后一人。你就让我了却还债的心愿吧。”两人推来推去,最后债主的儿子说:“这钱我收了,但你要接受我的捐助,听?#30340;?#36896;?#20013;?#35201;资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197;?#21494;岸村听到伯森还债的一事,曾题诗一首为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因水运突成?#37073;?#19968;世奔波还债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户?#25346;?#33830;宿梦,卅年植树盼成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穿旧服真情重,手捧陈条苦口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负人生诚信约,终传佳语?#20889;?#21488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 编辑:胡晓亚责任编辑:胡晓亚